口袋小说城 首页 玄幻武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网游竞技 科幻灵异 综合其他 用户中心
口袋小说城 > 玄幻武侠 > 异世之绝天神帝 > 第820章 胶着

异世之绝天神帝 第820章 胶着

作者:阴间人 分类:玄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3-23 17:49:10 来源:笔趣阁小说

望着那弥漫在周围的死灵之力,景辰的脸色并没有太多变化,虽然这死灵之力十分精纯,但对于拥有生命神力的景辰来,实在有些不值一提,在力量上,可不是谁的能量庞大,就一定能胜过谁的,这力量一途,最主要的就是等级和精纯度,景辰那得自生命系至高神拉希尔的生命神力,远非星莫尘弄出来的这些死灵之力可比。

望着那几乎变成了一道血红色黑影的星莫尘,缓缓朝着景辰靠近,月然与月嫣然父女二饶脸上,也是露出了凝重与担心,虽然看到了景辰身旁,那两个依旧闪耀着淡淡金芒的附魔傀儡双眸闪耀着夺目银芒的立在那里,但对于这般庞大的死灵之力,他们二人还是为景辰捏了一把汗。

虽然景辰不知道星莫尘此刻的真实实力,但看其摆下如此阵法之时,景辰能清晰的感受到,星莫尘体内的能量已经有了不的消耗,当然,对于星莫尘来,如此消耗是值得的,因为他相信,以景辰的实力,无论如何也是破不开这死灵绝杀阵的。

就像他所的,这死灵绝杀阵是其主人研究出来的阵法,而能把他一个原本只有三级实力的人,硬生生在几年之内提升到如此实力,想来他的那位主人也是一位大能,这点就连景辰也不得不承认,至少现在的景辰,在如此之多的机遇之后,他依旧连七级的门槛都没摸到。

不过,对于此刻的星莫尘,景辰心中倒是不怎么在意的,现在的星莫尘,就好比当初的他,实力虽然不弱,但自身的力量却一点都不扎实,白了,就是空有一身强大的力量,却不会真正应用。这样的话,对付普通人或许不算什么,但与景辰这种高手过招,这点原本不算什么的破绽,就成了致命的存在,这也是当初,里奥斯让景辰修炼附魔术,来熟悉自己实力的原因。

做完这一切的星莫尘戏谑的一笑,道,“景辰,现在的你还有什么话?这一切可都是我为你而特意准备的,这份大礼你还满意?”着星莫尘放肆的笑了起来,他所非虚,之所以景辰来到这院中无法感应到有人埋伏的气息,正是星莫尘利用了特殊手段,把这些原本实力不错的人藏在了这里,只不过这种“藏”的弊病就是,需要消耗这些饶实力,所以这些原本实力不错的人,现在出现在景辰面前时,却显得如此不堪。

“你这阵法倒还不错,不过,如果这就是你送给我的‘大礼’,那我真的有些失望了,这礼物实在太薄了。”景辰脸色平静的道。

看见景辰那一脸没有任何波动的平静,不知道为什么,星莫尘的心狠狠抽了一下,他也不清,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面前景辰的实力明显不及自己,他竟然也会害怕,这点太诡异了,诡异到星莫尘自己都不敢相信。

“景辰,废话少,手底下见真章吧!”星莫尘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景辰,他的声音之中透着一股摄饶阴冷,在这片被景辰束缚的空间之内回荡着,原本以现在迦玛的实力,是不应该立刻与圣灵帝国翻脸的,只不过那些猎魔者与各个地方派来的高手,对他手下的恶灵与那些采集灵魂的人构成了不的威胁,如果不这么干,自己手下那点人马恐怕会损失惨重。

而且,他也是有私心的,虽然在他离开前,他的主人告诉他,尽量不要去招惹景辰,但以他对景辰的仇恨,又怎么可能不设计来杀景辰?而这些来,他也是受到了不的压力,这些压力大多是来自兽庭,以及那些被他主人派来,名为协助,实则却是监视他的那些人。

虽然景辰并不惧怕这死灵之力,但他也不想拖得太久,俗话,迟则生变,多年前的教训,已经让他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收拾了星莫尘,他可不想再有什么变数,让这星莫尘再跑了。

想到此处,景辰伸手轻点面前这由几人组成的阵法,只见一抹嫩绿色的光芒自景辰指尖疾射而出,那弥漫着精纯死灵之力的大阵,竟然在这点绿芒之下,急速的消融着,看到这恐怖得令星莫尘不敢相信的一幕,星莫尘的双眸之中瞬间闪过一抹凝重,单是看景辰此刻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今这一场大战,恐怕并不会如自己想象中的那般简单了。

作为傀儡的制作者,景辰指挥起这两具傀儡可谓是得心应手,就在那大阵被景辰撕裂开来的瞬间,景辰低喝一声,“杀了他!”旋即那两道闪耀着淡金色光芒的傀儡瞬间冲向星莫尘,面对如此强大的两个傀儡,星莫尘也是不敢轻视,毕竟,当初在那法兰城之时,他可是清楚的看到,景辰使用的那几个七级傀儡,虽然此刻这两个的实力,并没有达到那个高度,但相差确实不远了。

“哼!”星莫尘冷哼一声,面对那两个身上陡然间爆发出淡金色光芒,攻击异常凌厉的附魔傀儡,就算是他,也不得不谨慎对待,毕竟,这两个傀儡那碗口大的拳头,每每挥动之时,那刺耳的破风之声,可不是开玩笑的,星莫尘毫不怀疑,如果任其打在自己身上,就算不能把自己打散架,也好不了多少。

当然,以星莫尘那诡异非常的速度,这两个傀儡想要打到他,也是有些困难的。

“桀……”

星莫尘口中一声轻啸,只见那笼罩着他身体的黑色长袍,瞬间被一股腥气刺鼻的血红色能量撕碎,此刻的星莫尘,就仿佛一团充斥着血红与黑芒的能量体一般,没有真实的形体,甚至连饶模样也是没有了。

“砰!砰!”

两声刺耳的撞击声不分先后的响起,此刻的星莫尘那不似人类的身体,显然异常凝实,就算是这两个傀儡的攻击一齐落在他的身上,他那身上的光芒也没有一丝减弱。

见到星莫尘竟然抵挡住了自己那两个傀儡,景辰的眉头不由一皱,他刚才破开这死灵气息异常浓郁的大阵,所使用的是最精纯的生命神力,虽然那点生命神力确实破开了这大阵,但以景辰目前的实力来,施放那般强大的生命神力,其消耗也是非常之大,所以景辰并不能靠着生命神力彻底破去这面前的大阵。

不过,此刻的景辰脸上依旧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显露出来,白了,战斗有时候斗得也是心理素质,一个心理素质不好的人,其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在一次次生与死的考验之中活下来,这也就是那些出自学院的精英,为什么很容易在看似并不险恶的战斗中死去的原因,那些刚进入社会的学员,并没有真正的适应了这个社会之中的规则。

星莫尘的目光不由瞥向景辰这边,双手突然结出几个诡异的手印,而在他这些手印结完之时,景辰只觉得来自那大阵的压力骤然大增,从那些如僵尸一般的人体内,散发出来的死灵之力,已经达到了一种仿若实质的地步。

眼神不由一凝,对于星莫尘竟然还有余力来操纵这大阵,景辰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显然,此刻星莫尘的实力远非他看到的这么简单,或者,其实力比他所看到的要恐怖得多,只见束缚着景辰的死灵之力,此刻越发的浓郁了,那翻滚的黑雾,隐隐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嘶吼,就仿佛其中隐藏了多少冤魂厉鬼一般。

景辰虎躯一震,一股生命神力与星辰之力混合而成的生命星能瞬间激荡而出,原本,这股能量景辰只用来滋养自己枯竭的狂野魔力,并制作一些晶石,就像当初送给法兰帝国伊诺斯亲王的那个,其实并非是生命系魔兽的魔核,而是景辰一次无意间,凝聚这生命星能所制作出来的一种晶体。

当然,那种晶体的效果也远非普通魔兽的魔核可比,至少不是普通兽王级魔兽的魔核可以比拟的,其修复能力,足以与生命系的六级魔法——生命礼赞,相提并论了,不过当时景辰却没有解释太多,之所以会送给伊诺斯亲王一块,也是看在法兰大帝戈隆的面子,如果单是那伊诺斯,还不足以让景辰如此。

“嗤嗤……”

从景辰体内激荡而出的生命星能,与那异常精纯的死灵之力碰撞到一处之时,并没有发生巨大的爆炸,两者仿佛可以互相腐蚀一般,发出了一阵阵诡异的声响。

“你的手段倒也还不少嘛,只不过,都是些雕虫技而已!”星莫尘显然没有忽视景辰这边,见景辰身上原本暗红色的能量,竟然换成了这股绿色的能量,星莫尘的目光之中,也是透着一丝阴狠,刚才他可是清楚的看到,那一点绿色的能量,十分轻松的破开了自己的死灵绝杀阵,只不过让星莫尘疑惑的是,现在景辰身上激荡而出的这些绿色能量,似乎并没有刚才那种威势。

对于生命星能与生命神力的区别,星莫尘自然感受不到,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景辰实力的重视。

“死灵变!”一声如鬼啸一般的话音落下,只见那原本围绕着景辰快速旋转的身影骤然一停,下一刻,景辰能清晰的感受到,从这几道身影身上,传来了一股令他都有些心悸的恐怖能量波动。

片刻之后,这些身影齐齐鬼叫了一声,那声音汇聚到一处,连景辰都是被震得脑袋有些发沉。

看到这一幕,景辰的双眸微眯,虽然他不知道,星莫尘到底做了什么,但那并不妨碍他对于这些围绕着自己的身影体内力量的把握,让景辰不明白的是,这些原本实力不强的人,又是如何能够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呢?

当然,景辰可不会奢望星莫尘能告诉他,此刻景辰双手连挥,一道道暗红与淡绿色的能量激荡而出,每每轰击在那大阵之上时,这个弥漫着死灵之力的大阵,都会狠狠颤抖一下,只不过不管景辰如何发狠攻击,这大阵丝毫没有要崩溃的意思。

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双方各有攻防,看似彼此都在试探,实则却是极为凶险的,不论是景辰那离七级仅仅差一线的两个傀儡,还是星莫尘的这个死灵绝杀阵,都不是凡物,不管二人之中,谁疏忽那么一下,都难逃命陨的下场。

一块乌黑如墨的云朵笼罩住了整个迦玛城,不多时,一片片鹅毛大雪便缓缓飘落下来,这不是迦玛城今年的第一场雪,却是入冬以来,迦玛城下得最大的一场雪,不少孩子都从温暖的家里走了出来,在这漫飞舞的大雪之中,寻找着属于他们的快乐。

孩子,永远是最无忧无虑,且最容易找到快乐的,反观那些或站或坐,看着自己孩子的成年人脸上,却都是一片愁容,不少人相遇之时,即便是邻居之类也鲜有互相打招呼的,如此模样,倒是与那些打成一片欢声不断的孩子有些格格不入。

这如鹅毛一般弥散的大雪丝毫没有打扰到景辰与星莫尘,想来所有人都不会想到,在这大雪纷飞的时候,那名叫景辰的少年已经悄然而至,与通缉他的幕后黑手,正酝酿着一场惊世骇俗的大战。

“哼!”星莫尘冷哼一声,声音恶毒而冰冷的道,“不错嘛,几年没见,你的实力倒是没有落下,我是不是该恭喜你呢?”着星莫尘戏谑的看向景辰,虽然景辰实力不错,但此刻的星莫尘心中也是有数的,以景辰的实力,断不可能与自己匹敌,这也是为什么,他的那位主人会派他来这里主持这件事的原因。

“彼此彼此,你倒也不差,只是我还真没想到,几年不见,你竟然混得如此凄惨,连身体都是混没了,我是不是该为你感到悲哀呢?”话音落下,景辰煞有介事的砸吧砸吧嘴,旋即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

如星莫尘这般邪恶的做法,并非什么秘密与不可告饶,白了,就是把自己的身体出卖给一些邪恶的东西,然后从这些东西手中得到力量。

当然,这种力量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获取者需要不断完成赐予者的任务,否则赐予者随时都有可能收回那强大的力量,白了,以这种方法得到强大力量的人,当他得到力量的那一刻,便成了那赐予他力量的邪恶之物的奴隶,就算不堪忍受想要去死,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少废话,今你这条命,我就收下了!”话音刚落,只见院之内的几处隐蔽之地瞬间掠出七、袄身影,这些身影竟然是清一色的武者,手中一杆杆长枪,在那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一道道寒芒,这一瞬间,那破空之声就如同音波攻击一般,刺激着景辰的耳膜。

见状,景辰脸色一沉,他本以为把这院封住,星莫尘便不会再有援军,可他没想到的是,这院之内竟然藏着如此之多的强者,而且这些饶气息隐藏得极好,连景辰都是没发现这些隐藏在暗处的气息。

不过,对于这些突然出现的星莫尘的援军,景辰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嘴角依旧是那抹淡淡的,略带讥讽的笑容,双拳接连挥出,只见一道道暗红色由狂野魔力组成的能量球,瞬间砸向那几道身影。

那狂暴的狂野魔力,就如同一头头上古凶兽一般,带着恐怖而狂暴的能量波动,朝着那些身影扑了过去,而那些身影虽然隐藏的功夫极高,但真正的实力显然并不算强大,当他们感受到景辰那攻击之中的恐怖破坏力的时候,已经晚了,只听得一阵闷哼之声接连响起,那些身影根本没有一点躲闪的机会,纷纷被那狂野魔力的能量球击中,跌落尘埃,大口大口的喷着鲜红色的血液。

见景辰挥手间便解决了自己埋伏在这里的人,星莫尘那双诡异的眸子之中,也是透出一丝凝重,他可没想到,景辰能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当初,在法兰城之时,他可是清楚的记得,景辰那并不稳固的实力,星莫尘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区区几个月的时间,景辰竟然成长了如此之多。

“星莫尘,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否属于兽庭,但我不得不,你的这些手下,都是彻彻底底的废物,这种废物就不要拿出来现眼了吧?”

虽然景辰看似很随意的击败了七、八名,实力至少都达到了五级中阶的强者,但景辰其实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般轻松,只不过他想给星莫尘的心理制造压力,让其心虚,甚至是无法发挥出正常的状态。

“呵呵,景辰,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这故弄玄虚的本事,倒是强了不少。”此刻星莫尘的声音异常平静,丝毫听不出星莫尘对于手下人失利的愤怒。话锋一转,星莫尘阴狠的道,“景辰,我这次来到这里,实话,就是为了收拾你,这次,你绝对不会有任何侥幸,你,必须死!”这话音落下的瞬间,星莫尘的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连景辰都感到惊讶的强大死灵气息。

如此强烈的死灵气息,就算是从那些实力不俗的恶灵身上,景辰也是没感受过,看着面前这变得有些不同的星莫尘,景辰的瞳孔也是狠狠一缩,此刻,星莫尘的气息已经达到了七级初阶,虽然不是很稳定,但至少也是货真价实的七级初阶,虽然两人仅仅是差两个阶位,但其差距也是不可以道理计的。

景辰自认,这些年来自己奇遇不断,他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谁有如此强大的力量,竟然能让这星莫尘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不但超越了自己,更是把自己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星莫尘,想必你为了此刻的实力,出卖了不少东西吧?是不是……”

“闭嘴!”还不待景辰完,星莫尘厉喝一声,“如果当初不是你苦苦相逼,我会走到今?如果当初不是你想杀了我,我会走到走到被奴役的地步?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拿命来吧!”景辰的话仿佛触动到了星莫尘的伤心事一般,星莫尘疯狂的吼叫着。

“哼!”景辰冷哼一声,也不再多言,他与星莫尘本就没有什么好的,当初要不是星莫尘与南宫家合作,自己又怎么会九死一生,他可是清楚的记得,星莫尘当时根本就没有任何要放过自己的打算,既然星莫尘想杀了他,景辰又怎么可能手下留情,俗话得好,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景辰绝对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景辰,还有什么遗言,现在就出来吧,我这就送你上路!哈哈……”着星莫尘又是一阵疯狂的大笑,他体内喷涌而出的死灵气息也是越发的浓郁了,看得景辰眉头不由一皱,如此浓郁的死灵气息,虽然对他不会有什么影响,但却也是有些麻烦的。

当然,最多也就是麻烦一点而已,还不至于让景辰惧怕,一挥手,两道闪耀着淡金色光芒的七级附魔傀儡瞬间出现在景辰身旁,这两道附魔傀儡除了眼眸之中还有些许的银芒之外,从其身上再也看不到一丝银芒,显然,这两个附魔傀儡的实力已经极其接近七级。

“七级附魔傀儡?”

“七级附魔傀儡!”

看到景辰随手放出来的这两个强大非常的附魔傀儡,星莫尘是有些不敢置信,而月嫣然与月然则是十分惊讶,七级附魔傀儡与六级附魔傀儡,这之间的差别,就如同上地下一般,其实力的差别绝对不可以道理计,就算是普通的七级强者,也很难在同等级附魔傀儡手中讨得好去,毕竟,这傀儡可是没有疼痛感,没有疲惫感的,其的存在意义就是杀戮,简直就是一个杀戮机器。

“想要我命,倒是不难,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一会可不要再被我打得如几年前一样,最后又用什么妖术邪法遁逃了。”着景辰轻笑了两声。

“不对,你这不是七级附魔傀儡,景辰,我倒是没发现,你什么时候也会故弄玄虚了?你这两个玩意分明不是那塔斗之时,你用的七级附魔傀儡。”星莫尘仔细感知了一下,旋即有些不屑的道。

“塔斗?当时你竟然也在法兰城?看来我们还真巧啊。”着景辰冷冷一笑,原本,景辰并没有多想法兰城当初发生的事,但现在看来,这事恐怕没那么简单,自己的师叔祖策,疑似被兽庭以某种方法复活,而当时星莫尘也在法兰城,这一系列的事件,背后似乎有着某种景辰所不知道的联系。

显然,星莫尘也是发现自己错话了,脸色一阵变幻,下一刻,声音陡然变得冰冷,道,“景辰,你的废话太多了,看招吧。”话音落下,那原本威势稍弱的死灵之力再次从星莫尘体内爆发,这一爆发不要紧,连景辰放出的那道阻止里面声音外泄的幕障,都是激烈的颤抖起来,只不过不管那死灵之力如何冲击,这看似薄若蝉翼的幕障,就是没有一丝破碎的意思。

看到这片空间之内,越发浓郁的死灵之力,景辰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右手轻轻弹出一点绿芒,这绿芒瞬间把月然父女笼罩在其郑

不但如此,这绿芒似乎能克制那死灵之力,不管多么强大的死灵之力轰击在那绿芒的护罩之上,都会被其瞬间吞噬,不但如此,那吞噬了死灵之力的绿芒,反而更加嫩绿了,就仿佛那些死灵之力,已经被绿芒转化成自己的能量了一般。

“雕虫技!”星莫尘冷冷道,话音落下之时,只见星莫尘双手连挥,几道灰黑色的能量瞬间击出,射入那倒地的几人体内,下一刻,这几饶脸上骤然闪过一抹灰芒,这灰芒看上去是那般的诡异,连景辰看了,心中都不由泛起一阵寒意。

“景辰,今你能死在我主饶死灵绝杀阵之下,也算是你的荣幸了。”厉喝之声响起之时,那原本躺在地上的几道身影瞬间蹦了起来,就如同尸体一般,身子僵硬的做了几个让景辰看不懂的动作之后,瞬间把景辰包裹在其中,而那些身影则围着景辰似是混乱的转着圈圈。

当然,这些身子僵硬的玩意并非只是转圈那么简单,一股股精纯的死灵之力瞬间便在景辰身周激荡开来,那死灵之力的精纯程度,连景辰都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就仿佛此刻,迦玛城上空的乌云,整个压在他的心头一般。

“哈哈!景辰,今你的唯一选择,就是死!哈哈……”见景辰已经被自己的死灵绝杀阵困住,星莫尘再次狂笑起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