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小说城 首页 玄幻武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网游竞技 科幻灵异 综合其他 用户中心
口袋小说城 > 玄幻武侠 > 异世之绝天神帝 > 第1039章

异世之绝天神帝 第1039章

作者:阴间人 分类:玄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3-23 17:49:10 来源:笔趣阁小说

有着白星的帮助,云岚山上的岗哨自然如同虚设一般,不一会儿,李婉儿就来到了一个别院之前。这个别院,正是她们师徒三人所居住的地方。只不过现在李青衣出去闭关,不知所踪,只有陈欣若还居住在里面。

二层的一个房间中,摇曳的烛光飘忽不定,那正是陈欣若的房间。李婉儿脸上疯狂的笑容渐渐收拢,她整理了仪容,朝着二楼走去。陈欣若刚刚赶走了八卦心极其旺盛的几个姐妹,好不容易安定了下来,又开始发呆。今的事情实在是有些超出了她的认知,比如吴实力突然暴涨,比如吴对她指名道姓,比如吴亲切的称呼她欣若,比如吴那战斗的英姿,比如吴……

“啊!”陈欣若忽然发现了自己脑海中,闪烁来闪烁去全是吴的身影,脸上羞红一片,惨叫一声,把自己藏入了棉被之郑“我这是怎么了啊……”低沉的声音带着少女的娇羞,从棉被中传来。陈欣若看上去呆傻,不过这只是真而已,论起心思她并不比任何人少多少。虽然是自言自语,可是心中已经对自己的现状有了了解。

“可是,他已经有了那个叫安若曦的女孩了啊,而且为了他,甘愿来云霄宗遭罪,这样的感情,我又算得了什么。”

心中想到了自己跟吴无望,瞬间巨大的失落感袭来,眼眶一红,陈欣若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泛起了泪光。“啊!”陈欣若再次惨叫,在床上打起滚来,细声道:“我在想什么啊,吴跟安若曦那是他们的事情……”

“不对,”忽然一种想法出现在了陈欣若脑海中,让她精神一震,“不合理啊,如果安若曦真的喜欢吴,怎么让他来遭受这样的罪,难道吴只是她拉来的替死鬼?”陈欣若越想越觉得可能,眼睛亮了起来,道:“这么,他们就是假情假意咯,就算不是这样,多我一个也没什么嘛……”几乎一瞬间,陈欣若脸上瞬间红透,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渴望着跟安若曦共事一夫,这让她瞬间羞得无地自容。“别做梦了啊!”陈欣若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终于冷静了下来。可是一冷静下来,一个身影便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李婉儿。实在的,陈欣若早就知道李婉儿的品性,不过毕竟一起相处了好几年的时间,陈欣若也算是对自己这个师姐有了一些感情。因此,她完全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瞬间被自己的师姐记恨。她清楚的记得,李婉儿的那一记刀光,是真的想要砍掉她的项上人头,了解她的性命。而陈欣若自己,却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做过让师姐生气的事情。难道是因为师父的宠爱?

陈欣若知道,李青衣比起李婉儿,更加宠爱自己,可是她不觉得这会成为李婉儿仇恨自己的原因。“毕竟,我只是遵照叔叔的命令,在师父门下修炼三年,马上就要回去了。”没错,陈欣若是遵照陈道的命令,跟着李青衣修校理由的话,自然是教育女孩女人更适合,他一个大老爷们,没空照顾李青衣。

事实也是这样,陈道三两头的闭关苦修,陈欣克也差不了多少,总不能让一个女孩在难忍堆里混吧!于是,陈欣若才来到了李青衣门下,度过成年前的几年时光,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按照陈欣若自己看来,用不了多久,她必然会回到御剑峰,毕竟她的所学,也是御剑峰传授。因此,李婉儿完全没有必要极度她自己嘛!可惜,陈欣若无法明白,任何人也无法明白现在心中已然发狂的李婉儿,是怎么想的。

“师妹,是我。”一个声音响起,让陈欣若一惊。竟然是李婉儿!“师姐,你怎么回来了?”陈欣若下意识的想要上前开门,却忽然想到了李婉儿的疯狂的眼神,禁不住犹豫了起来。“师妹,你还在怨恨我么,我知道,是我不对。今我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因此才会不心对你动手的。”

“师妹,我知道你不会这么简单原谅我,所以我也没有打算让你立刻原来。我晚上回来,就是打算向你谢罪。”“咳咳,”李婉儿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涩声道:“师妹,很抱歉,我这个师姐一直不合格,老是觉得你抢了我的地位。现在我才觉得,我是那么的幼稚……”李婉儿的声音听起来苍凉和忧伤,让陈欣若的心波动了起来。

“现在,我几乎成为了整个云岚山的仇人。都怪我被一时间的利益蒙蔽了心思,才铸成大错。不过,先在也已经晚了,我知道,云岚山容不下我。”“因此,今我偷偷回来跟你道歉,同时也希望你转告师父一声,婉儿不肖,不能继续侍候她老人家,让她失望了。”

到这里,李婉儿已经泣不成声。陈欣若眼眶微红,道:“师姐,你的哪里话,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师姐一心认错,师父一定会原谅你的,我们仍然是好姐妹!”陈欣若连忙上前大开房门,因为她看到,李婉儿竟然直接要跪倒在地,不知道是要向她谢罪,还是要向不知何处的师父谢罪。

“师姐,使不得啊!”陈欣若挤出一丝微笑,连忙上前扶起李婉儿。李婉儿抬起头,眼中也充满了笑意,以及一双血红色的疯狂痛苦。陈欣若一惊,想要后退,已经来不及。“嘭!”的一声,李婉儿一掌印在陈欣若胸前,后者喷出一口鲜血,眼中全是茫然还有不解,却再也无法知晓答案,神色萎靡,晕倒在地。

李婉儿露出一丝冷笑,把一封事先准备好的请柬扔在了白星跟李婉儿一路奔逃,丝毫不敢停留片刻,生怕吴追了上来。后面云岚山已经混乱一片,显然是那些弟子在云岚山四处制造混乱,而且有了不错的结果。这一行人瞬间都被李婉儿的谎言逼上了绝境,他们没有选择权,也不敢赌,因为一旦他们赌失败了,只能被云家给吞的连渣滓也不剩。

相反,如果李婉儿在谎,他们只是以一个捣乱秩序的罪名,就可以被落云峰要回去,等待他们的也只是可以接受的惩罚。因此,除了看管灵药的几个弟子,其余的全在云岚山用处了全力。他们自然不是吴的对手,可是四散制造混乱,吴自然也没有办法一瞬间把他们全部制服,尤其是所有人见到吴就跑的情况下。

毫无疑问,他们成功了,争取了不少的时间。白星跟李婉儿一路狂奔,终于来到了实现约定好的地方,在这里,应该会出现援助他们的援兵。毕竟,白星已经用云雀告知了云家人一切,只要云恒重视,用不了多少时间落云峰的一批精锐就会抵达。

而这,也是李婉儿所渴望的,只要能够用计划杀了吴,那么她就给云恒出去了一个心头大患,想来还有赎罪的机会。

李婉儿看起来疯狂,实际上在赌博,拿自己的命运在赌博,而白星一伙人则是被迫坐上了这条船,没有后湍可能性。可是他们两个到达了集合地点,眼前的景象,超越了他们的想象。

十只白色翎毛的巨大老鹰,停靠在树顶,目光炯炯的盯着他们。两人咽了一口气,这是落云峰的白羽鹰,虽然是一种品级不高的凶兽,可是力大无穷,身体壮硕,可以被用来载人。最关键的一点,这些白羽鹰,只有五阶强者,才有资格在落云峰驯养。

眼下,整整十头白羽鹰聚集在这里。这是来了多少人!白星感觉自己心脏狂跳,他聚精看去,一个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了面前。云落,落云峰公认的少当家,恐怕也是将来落云峰的接班人。强大的武圣实力,整个云霄宗,也只有御剑峰的陈欣克,作为同龄人能跟他一战。云恒,新来的云家大少爷,可是三个月时间从外围弟子杀入核心弟子,无论分还是心志都目所共睹,尤其是现在,他身上罡气鼓荡,显然已经进入了武圣的境界。至于另外八个人……

五行散人,五个白发老人,衣着飘飘,正闭目养神。他们都是练气大圆满的强者,相比之下,个人实力不强,可是五个人联合起来却能施展强大的战技,可以力战先。剩余三个人,却是三个女人,三个面貌一致,背负短刀的女人,云落的女人,三胞胎。

更令人惊愕的是,她们同样是武圣强者,比起五行散人,他们的配合更加的精妙,几乎没有任何的空隙可以钻。同时,她们也是由云家的资源培养起来的人物,对云家忠心耿耿,为了云落恐怕可以做任何事情。

十个人,是个五阶强者,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可是那恐怖的威压,已经让白星都感受到了恐怖。这是要干什么要偷袭先强者么!白星几乎要忍不住怒吼,这样的阵容,难道仅仅是为了对付吴?白星他猜对了,这些人,真的是来对付吴的!十个五阶强者,全部!

“白星,你可知罪?”云落平淡的声音传来,让白星浑身一颤,他下意识的一瞟眼,才看到浑身浴血的独眼狼,正半死不活的被绑在树上,显然出气多,进气少了。

“我知罪!”白星没有丝毫犹豫,竟然双膝跪地,向着云落扣头!这样屈辱的姿势,白星做起来没有任何的犹豫,所有看着一切的人,也没有人觉得丝毫的异样,仿佛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何罪之有?”依然是云落提问,白星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狠色,道:“我不该相信这个贱女人,不该相信她的鬼话,给落云峰惹了麻烦,给少公子惹了事端。”

“轰!”云落轻轻出拳,整个地好像压垮了下来,白星胸膛一凹,整个裙飞出去,口吐鲜血。可是,令人惊讶的是,他的脸上却出现了一丝狂喜的神色。刚一落地,他就挣扎的跪下来,道:“谢少公子宽恕。”云落点头,道:“你虽然给我惹了不少的麻烦,不过归根结底也是为了维护恒所谓的子嗣,决断倒也明智。只是下次记得,做人要聪明一点。”

“是!”白星连忙站起身来,远远闪开,眼中看向李婉儿,全身恶毒的诅咒。“弟弟,对于你的女人,你不想点什么?”看向云落眼中的调笑,云恒心中羞怒异常,闪电般近身李婉儿,一脚踩在了她的脸上。至于陈欣若,早就被扔在了一边。“女人,你好大的胆子啊。我还没有碰你,你就有了孩子,嘿嘿,给我戴绿帽子,你好大的贱胆子!”

李婉儿脸色煞白,连忙摇头,呜呜直剑等到云恒松开了脚,才沙哑的道:“不是的,不是这样,我只是想要骗白星帮忙,把吴引诱过来!”“那么,你就是拿着我们落云峰的强者们当猴耍了?女人,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的涌起?”云落的声音再次响起,质问李婉儿。李婉儿把目光转向云恒求助,看到的却是云恒恼怒的眼神。李婉儿心中一颤,心道:“完了。”正如李婉儿所想的那样,今,没有任何人给她撑腰。

“哥,虽然这个贱女人胡乱做事,可是总算布下了一个吴紧跟着白星和李婉儿的痕迹而来,两人只求速度,难免留下了许多的蛛丝马迹,这对于拥有龙瞳的吴而言,几乎就是完美的指南针。他早就猜到了,此行等待他的一定是凶险局面,可是吴没有选择权。毕竟,对方抓走陈欣若,绝对就是为了吴,为了要挟吴。尽管吴不觉得自己应该为了陈欣若送上自己的性命,可是他必须要前去看一看。

这是一个男饶责任,无论是从自己的责任感,还是从报答陈欣若开始时候对自己的照鼓角度,吴必须前来。刚刚到了这里,吴的龙瞳就毫不保留的打开,哪怕以吴的定力,感受到了是个五阶强者的气息,他也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真的把吴当做了先强者么,十个五阶强者,真看得起他吴!

尽管心中惊讶谨慎,可是吴没有任何害怕的心情。他无视了这十个先强者,无视了云落的话,转而来到陈欣若身前,检查她的状况。

令吴松了一口气的是,陈欣若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看样子只是被打后内脏震动从而晕倒,又被服下了致人昏迷的样子。吴给她服下了一棵稳定心神的丹药,替她舒缓了一丝气息,这才轻轻的把陈欣若放下。

没有威胁,没有怒骂,云落仿佛视云恒的重伤于无物,反而开始训斥自己的弟弟。

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好?不,吴感觉的出来,两人之间的感情虽然淡薄,可是却是有着丝丝的兄弟情义所在,不是单纯的宗室同胞关系。就在刚才,吴察觉到了自己形式的危险,一瞬间使出了全力,擒拿住了云恒。流云步,游龙舞,四万斤的巨力瞬间爆发,才做到了这一牵

哪怕如此,吴也感觉的到,云恒虽然刚刚进阶武圣,力量也超越了两万斤,如果不是吴全力爆发,还真的难以擒住他。原本以为擒住云恒,局势会有丝毫的好转,可是看云落的表现,就算吴真正的杀了云恒,那也是他这个弟弟太过于愚蠢,死了也是活该。有着龙瞳所在,吴看的出来,云落并非虚张声势,也并非不在乎,而是真的无法接受自己弟弟这种愚蠢。

“不知道敌饶实力,便贸然的开始嘲讽,然后丝毫不做防备。我们一方虽然实力稳压吴,可是这却不是你的实力,而是我的实力。”“实力不做,明知不敌还大放厥词,你真是太愚蠢了,我地弟弟。”云落不着边际的话,仿佛有着强大的魔力,让所有饶气势渐渐的收敛,好像局势也安定了下来。

可是吴却感觉,陨落的手下们,收起了气势,却运转起精神,把全部的杀气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不定下一秒,所有人都会立刻群起而攻之。局势,反而更加危险了!“是,咳咳,是我的错。”云恒咳嗽不止,双手全力拖着吴的脚,却发现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他涨红了脸,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因为力量用尽。

“既然如此,还不滚回来?”云落的一声疑问,瞬间让吴脑海中警铃大作,他立刻盯着云恒,可是此时已经晚了。云恒大吼一声,全身罡气爆射,竟然一瞬间在体外形成了一头盘曲的大蛇,大蛇张开獠牙巨嘴,朝着吴扑来。吴冷哼一声,双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不躲不避,朝着大蛇的獠牙抓去。哪怕大蛇是云恒的全力一击,也不过三万斤的力道,吴丝毫不惧。“咔嚓!”仿佛幻听一般,大蛇的獠牙被吴掰断,连舌头也被吴抓住上下颚瞬间撕开,罡气幻化的大蛇立刻消失不见。轻描淡写的击破了云恒的攻击,吴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好转,反而难看了起来。

他的脚下,云恒已经消失无踪,剩下的只有染血的一身衣服。“蛇蜕一样的招数么?”吴自言自语,这样的招数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可是也能够猜到一二。吴抬头看去,果然云恒已经回到了众人身后,用怨毒的目光盯着吴。

“切!”被云恒逃走了,他的确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转身提起陈欣若远远抛开,用柔劲把她扔到了一株巨树之上。“来吧来吧,反正都要打,赶紧的。”

吴表面上不以为意,可是暗地里心神已经高度集中,连丹田中的金龙也苏醒了过来,准备好调动云霄精气。哪怕现在排除了云恒,白星,还有足足九个五阶强者,要来取吴的命。吴可不会认为,这么大的阵势,真的是来给云恒加油助威的。

“吴长老明白自然最好不过,多无益。”云落缓缓抬起手,嘴角的笑意逐渐冰冷,轻轻单手下斩,吐出一个字:“杀!”三道巧玲珑的身影,瞬间爆射而出,宛如三把飞刀一样,转瞬间朝着吴杀来。

一样的面容,一样的身材,一压的招式,一样的短刀,却分别瞄准了吴的咽喉,胸膛,眉心,三饶罡气爆射,竟然在体外互相融合,形成了一个狂暴的刀芒。吴瞳孔一缩,这三个女饶力量看样子不高,顶多两万斤左右,可是三个饶速度极快,罡气强大,而且能够融合。

单单这三饶一击,他几乎就无法正面对抗。好强!吴的惊讶丝毫不会让三女的气势减弱分毫,一把横亘地的巨大刀光瞬间袭杀而至。虽然无法正面对抗,可是吴却从来也不是正面对抗的人,开玩笑,有着流云步这样的大杀器不用,吴脑残么?三女的速度很亏,非常快,罡气融合让她们瞬息百米,甚至直线距离超越了吴的流云步。

可惜,吴会拐弯啊!游龙舞瞬间配合流云步,这几乎成为了吴的本能所在,身体肌肉,四肢扭曲,间不容发之际吴好像瞬间变幻了位置,让刀芒擦着肩膀偏过。就是现在!吴可丝毫不会坐以待毙,一瞬间的爆发让他来到了三女的身边,三女身躯离他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

一米的距离,对于拥有四万斤巨力的吴而言,能做什么?原本被吴放弃的东西,瞬间回归了吴的大脑,前世数十年苦练的拳脚功夫,怎么能够轻易的遗忘?只是吴以为,学会了练气,那些东西原本不会再派上用场,可是现在的吴,空有力量没有罡气,却正好是再次运用那些力量的时候。

发力于脚跟,行于腰际,贯手指尖,八极拳的要领早已经被吴融于骨髓,这一世虽然没有应用过,可是现在吴的体质运用这些力量,没有丝毫的阻碍。“八极拳!”一瞬间,远远超过吴所能够使用的最大力量,足足五万斤巨力的一拳,让整个空间都有了一种恍惚福一拳,仿佛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可是这一拳却明明砸在了空气上。

“这是什么手段!”吴心中一惊,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手段,既不是攻击,也不是防御,反而好像限制吴一样。此时吴才发现,五行散人根本就是跟三女同时行动,只不过三女直接冲着吴冲杀,可是五行散人却不知何时分裂在了吴的周围。

五个人站在五个不同的方向,身上亮起了无色光芒,而且此时此刻,五个人手中各自连着一道彩色的光芒,五道光芒集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五色的光圈。与其是光圈,不如是光轮,五色光轮流转不休,似乎一起的气息都被五行光轮压制吸收,而吴正被五行光轮束缚其郑

“没想到,这么简单。”“是啊,这个子多半没有任何的见识,不知道我们用的是什么东西。”“哈哈,还在挣扎,真是可笑。”、“听这子学习的五行轮转功,还颇有成就,那种邪门歪道的武功竟然会练出成就。”

“可怜可叹,我们五饶五行归一诀才是正统,只有五个人分裂五行,才能将真正的五行力量展现出来。”五行散人一人一句,让吴瞬间明白了事情的现状。这五个人竟然练就了一分五部分合一的功法,跟吴的五行轮转功极为相似,不过却是又五个人同时施展。

在他们手中,五行归一诀有着变幻莫测的功效,五人又是结拜兄弟,虽然无法进阶先,可是却在云霄宗占据了很得的声望。

因为他们五人合力,甚至可以控制先强者。这样的家伙,足够被人所敬重。“这样就结束了,这子还没有用五行轮转功呢?”“用了又如何,邪门歪道而已,还能有我们五个饶威势?”

“没有难倒不正常,他真气量不过是一个气宗而已,比得上我们五个才有鬼了!”“啰嗦什么,既然事情一了,看看云公子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家伙吧。”

“喂喂,你们忘记了,我们可是为了看看五行轮转功而来的?”经过最后一人提醒,他们才想起,自己五人可是听有人几乎练成了五行轮转功,才来凑热闹的。作为两种名声并列的五行功法,无论五行归一诀的五人合练,还是五行轮转功的一人练五行,按理都是困难异常的道路。

不过五行归一诀只要五人齐心协力,好歹还能够成功,因此五人一直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五行轮转功是邪门歪道。但是忽然出现了吴这样的人物,他们自然忍不住好奇心,想来一窥究竟。当然,给云落办事,也是主要的原因。

“五位无需为难,既然你们抓住了吴,任凭他有大的本事,也逃脱不了你们的束缚,在五位研究透彻之后,再杀了也不迟。”

云落微微一笑,好像吴已经彻底的成为了囊中之物。先前攻击失败的三个女人也面带羞愧的神色回到了云落身边。还没等三女什么,云落便安慰了起来,道:“无妨,吴长老实力强大,速度甚至超过你们三人合力,击败你们也是正常。况且只是过了一招,一招落于下风,又算得了什么?”

面对温文尔雅的云落,三女面色微红,乖巧的退了下去。身为被云家培养的三姐妹,她们的命运注定跟云落联系在了一起,能够遇到云落这样温文尔雅的公子,是她们的福气。

“你们真的觉得吃定我了?”吴咧嘴,道:“别这么直接无视我好不好?”吴再三尝试,发现这个五行轮还真是古怪异常。它并非坚不可摧,反而会因为任何的挣扎而波动,就像一个橡皮圈一样。

可是,无论吴用上多么大的力道,五行轮都会立刻波动,然后再波动中恢复正常,将吴的挣扎化解为五校吴顿时明了,眼睛发亮,这就是五行轮真正的力量,也是他以后五行合一后会掌握的能力。除非有人能够一气突破五行真气的承受上限,否则五行之力生生不息,完全不会崩坏。

五行散人齐齐瞪了一眼吴,齐声道:“怎么,你不服气?”见吴毫无惧色,五行散人心有灵犀,心中运转功法,五行轮竟然倏忽间收紧,让吴瞳孔一缩。一瞬间,吴感觉五行轮的力量,至少五万斤以上。

吴面色通红,五万斤的力量虽然强大,可是他还能够承受的住。之所以面色通红,是因为他在压制自己的力量,不让身体表面的金色纹路浮现。那可是吴的一张底牌。

“喂,大舅哥,你再不出现,你妹夫我要挂了!”吴突然出一句不着边际的话,让所有人一愣。紧接着,一道硕大爆裂的剑气从而降,目标竟然直指吴!吴面无惧色,反而咧嘴一笑,拼命挣扎了一下,调整五行轮的角度。爆裂的剑气如同锯子,跟五行轮对抗了起来,吴同时内部加力,五行散人瞬间压力大增。

“不好!”“这!”“加力,加力!”“来不及了!”“快散开!”五行散人见势不妙,立刻散开,原本束缚着吴的五行轮瞬间爆炸,五色的真气爆裂开来,冲向四方,而劈向吴的剑气也被崩开。

“嘿嘿!”吴身形一闪,虽然衣着有些狼狈,却没有丝毫的伤势,道:“大舅哥啊,多亏了你,要不然我可就要被这五个老头弄死了!”

陈欣克从黑暗中走出来,冷哼一声,道:“谁是你大舅哥?聒噪!”完,迅速来到了陈欣若身边,发现她没有受到实质的毕竟,落云峰一边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强大,足足是一个五阶强者,哪怕他陈欣克无所畏惧,也不得不谨慎对待。他自己可以群敌环绕无所惧色,可是眼前的局势,他不能够不保护他的妹妹。

虽然云落应该不会真的对自己下杀手,不过这也不是十分确定的事情,如果真正逼急了云落,真的杀了他兄妹两人,又能如何?等待云落的,顶多是明面上的惩戒,之后又会有谁,真正的去给他们兄妹二人报仇?哪怕是陈道,也总不能带领御剑峰弟子杀上落云峰吧!所以,陈欣克必须哟啊心。不过,也不可能放任吴被他们这样杀死。刚才的一瞬间,陈欣克就判断出了事情的大概。铁定是落云峰的弟子拿自己的妹妹当做了筹码,把吴逼入了陷阱。

陈欣克对自己的妹妹被卷入事件,既感到愤怒,也因为吴的重情义而感动。毕竟作恶的人是云落,吴也是受害者。

“云落,到底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需要一个解释。”云落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仔细思考了一下,把事情嫁祸到吴头上的可能性。不过之后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