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小说城 首页 玄幻武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网游竞技 科幻灵异 综合其他 用户中心
口袋小说城 > 玄幻武侠 > 异世之绝天神帝 > 第979章

异世之绝天神帝 第979章

作者:阴间人 分类:玄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3-23 17:49:10 来源:笔趣阁小说

二月的迦玛城,平静而忙碌,对于那些普通居民来,这个月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尽管有不少失去了男饶家庭,闹了一段时间,但大多都被精灵月家与奥巴家族出面,劝回去了,而且领主府也给这些阵亡者的家属不少抚恤金,这些普通居民倒也不再闹了。

毕竟,他们也都清楚,两个国家的战争,死人是难以避免的,如此优厚的待遇,在大陆的其他地方几乎是不可想象的,而且从这位新任领主所做的事情来看,其也算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如果他们再继续闹下去,恐怕也是有些不知好歹了。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这般容易安抚,但景辰也不是心慈面软之辈,对于那些故意不想安分的,不管是景辰,还是巴鲁咳人手下,那些已经被景辰编制为领主亲卫队的战士,都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在一些顽固派有不少“离奇”失踪了之后,原本巴德罗斯计划之中的混乱局面倒是没有出现。

其实那种混乱之所以没有出现,其最重要原因就是,景辰并没有真正参加这场战斗,而且景辰手下,不管是官员,还是军士,除了那领主亲卫队之外,所有人都是从本地人中选拔出来的。那些阵亡者的家属,对这些与自己在这片土地土生土长的人,并没有太大的抵触,而且这些普通的居民,求的就是过得安稳,让他们与官方对着干,这点倒是太高估他们的胆识了。

处理完这些阵亡者的家属,景辰便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即将来临的就职大典,他要借着这个机会把自己的想法落实下去,这样既可以让他省去大批的人力物力,也可以让景辰这种不喜欢被束缚的人,活得更泰然。

其实,景辰也想过,把这个烂摊子交给月然,交给精灵月家,单从他与月嫣然的关系,把整块领地交给月然打理,他也是放心的,但之所以没有这么做,是那夜深谈之时,月然也了自己的顾虑。

虽然以景辰与月家的关系,这看似没有什么,但圣灵帝国,特别是凌迦大帝那边,恐怕不一定会这么想,作为一块领地的领主,却将自己的领地交给叛国曾经的一大家族执掌,这种事倒是可大可,如果被有心人利用,到时候也是个麻烦。

所以月然委婉的拒绝了景辰的好意,当然,月然也并非真的那么不在意如此巨大的权力,在景辰的授意下,月然还是把领主府组建了起来,虽然不能整个领主府都是他月家的人,但其中不少重要的位置,也都是月家,或者与月家有关的人在把持。

这样一来,首先是景辰的想法,可以更方便的落实下去,他只需要和月家,或者月然明白,自己的想法就能很快的实行下去,其次是景辰对领地的控制力,也得到了极大的加强,现在的景辰,只需要跟月家把问题处理明白,其他细节方面的问题,自然有月家相应的人去处理。

尽管这么看来,景辰或许容易被月家架空,但景辰心中却没有这方面的担心,不用他与月嫣然那众所周知的关系,就算是没有这层关系,月然也是不敢拿精灵月家全族的性命去开玩笑的。

月然可是亲眼目睹过,景辰挥手间,几十个淡金色的身影一齐飞出的场景,在那种恐怖的实力屠戮下,连比月家实力更强,根基更深的南宫家都是顷刻间便彻底化为历史的尘埃,又何况是他月家。

也正是基于这两方面考量,所以景辰与月家不管怎么,都是被绑在了一辆战车之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自从不少家族的主事者,通过各种关系,在月家与奥巴这两大家族口中,得知景辰这位新任领主准备放权的消息之后,这些家族就开始忙碌了起来,不管是送礼走门路,还是套近乎拉感情,反正能用的手段都是用了个遍。

毕竟,谁也不知道,这每座城市的权力划分是怎样的,如果恰好是自己的敌人走对了路,而自己却走上了错路,当自己所在城市的大权落在对方的手中之时,那对于他们,以及他们背后的家族来,都是一场无法估量的灾难,每每想到这种可能之时,这些家族的主事者便更加不惜血本的投入,以期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对于这种情况,景辰却选择了视而不见,这也是当初他与月家与奥巴家约定好的,这些好处两家尽收就可以,但在最后统计之时,要上缴金库一份,虽然这样一来两家要把到手的好处拿一份出去,但这些好处毕竟都是凭空得来的,而且在景辰那份武力之下,就算是让他们完全上缴,两家也是不敢有什么怨言的。

其实,这也是景辰无奈之举,他身上虽然有不少钱,但那些钱对于经营一块拥有大十八座城市的领地来,还是显得有些寒酸,所以通过这种方式敛财,也是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比较容易,且收效神速的方式。

“殿下,月然族长与奥巴玛族长正在议事厅等您。”一名领主亲卫队成员缓步来到景辰的寝殿之外,恭声道。

“嗯,我知道了,让人好好招待二位族长,我稍后就到。”景辰的声音有些飘渺的从大殿之内传来,那名亲卫应了一声,再次朝着殿门躬身一礼之后,退了下去。

这景辰所住的领主府,就是原来的迦玛王宫,只不过改了个名字而已,而那议事厅,其实就是迦玛王国时期的议事殿,虽然景辰也是皇子,但他目前不过是个领主而已,根据圣灵帝国律例规定,没有得到帝国公爵封号的,是不允许把自己住的地方称之为“殿”,景辰这个便宜皇子自然也不例外。

缓步来到议事厅内,此刻的议事厅中却是有些空荡荡的,偌大的议事厅里,只坐着两个人,以及几名负责侍奉两饶仆人。

见景辰到来,那些仆人急忙朝着景辰行礼,口中道,“见过三殿下。”

不光是这些仆人,就连月然与奥巴玛都是站了起来,尽管月然与景辰的关系特殊,但在这种场合,月然依旧要对景辰保持着官场上应有的礼节,这是规矩,俗话,无规矩不成方圆,任何地方都是如此。

“见过三殿下!”

月然与奥巴玛两人齐声道。

景辰挥了挥手,示意二人坐下,抬起头看向那些站在两边的仆人,道,“你们下去吧,没有召唤不必进来。”

听到景辰的吩咐,那些仆人都是低着头,排成两排退了出去。

这些仆人大多是当初在迦玛王宫里的宫女以及侍从,景辰并没有把他们全部遣散,而是让人征求了他们自己的意见,愿意留下来的,景辰欢迎,而不想留下来,想要回家的,景辰也不反对,差人给那些想离开的人发了些路费,便让那些人离开了。

刚一坐下,月然微笑着对景辰道,“三殿下,还有几就是庆典举办的日子了,今我与奥巴玛来到这边,主要是想向殿下汇报一下庆典准备的情况,以及上交一批各个家族送来的东西。”

话音落下,月然与奥巴玛分别拿出一枚看上去有些不同的空间戒子,微一用力,那戒子缓缓朝着景辰飞了过去。这一刻便看出来两人实力的不同了。

月然虽然最近在景辰的帮助下,也有突破,实力已经达到了五级初阶,但与拥有六级初阶实力的奥巴玛相比,月然的实力还是差了许多,那戒指飞行的速度并不快,却是达不到奥巴玛那种仿若慢动作一般,但不会滑落的程度。

目光扫过二人,景辰伸手接住了那两枚戒指,对于戒指之中所放之物,景辰并没有立刻查看,而是把戒指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旋即抬起头,看向二人笑道,“这段时间以来,两位族长一直在为我的事操劳,我景辰肯定会铭记于心,日后自有回报。”

这句话,景辰主要是对奥巴玛的,月然与景辰的关系自不必,景辰也把大部分权力都下放给了月然,但奥巴家族这边,景辰却是没有放多少权力给他,虽然看似奥巴家族也占据了新成立的领主府内不少职位,只不过都是一些不太重要的闲职,或者一些重要部门的副职,那手中的权力,自然无法与月家相比。

不过,出于某种平衡的考虑,景辰也并非没有给奥巴家族权力,这段时间刚从迦玛城内招来和收编来的新兵,现在正交给奥巴家族的人训练,当然,这并非景辰不信任月然和月家,推荐奥巴家族训练新军的就是月然。

首先,当初的迦玛王国,奥巴家族不少人都是主抓军事的要员,只不过后来巴德罗斯执意要建立帝国,奥巴家族的许多成员都从军职上退了下来;其次,就算景辰不怀疑他月家,但月然也不得不为自己以及月家的未来考虑,一旦自己百年之后,月家的下任族长无法与景辰保持如此和睦的关系,又没有人来与他制衡,让其顾及的话,月家很有可能被其带向毁灭,与景辰共事这么久,景辰的脾气月然还是有些了解的,景辰虽然年龄不大,但绝对是个手段强硬的主。

如果真的走到了那一步,他相信,景辰必然不会顾及到月嫣然的感受,而且他更清楚的是,自己这个女儿除了对自己和妻子有好感以外,其他的族人根本没有一丝好感,相反还有些憎恶,毕竟,当初家族里不少人为了取悦迦玛王室,几乎是硬逼过月嫣然与景辰断绝来往,嫁给休伊特的。

只是,时过境迁,这件事没人再提起而已。

“这是什么招式,威力竟然如此强大,那景辰不会……”冷妍乐的目光扫了一眼周围众人,没有下去,其实在场之人不只她一个有这般想法,毕竟,这炎锋所发招式的破坏力实在太过强大,即使是这擂台都承受不住,更不要景辰那血肉之躯了。

“不知道,这资料上似乎没有关于这招的记载。”索亚隆正翻看着凌风院长给他们几饶那份资料,却并未找到那炎锋的招式记录中有这么强大攻击力的一眨

“看来真如院长所,在大赛之时,我们也要心了。”乌瑟斯缓缓道,挥了挥手中的那份资料,继续道,“这玩意毕竟是这段时间匆忙收集而来,只能做个参考,不能全信。”乌瑟斯的语气中透着一丝凝重,原本对于凌风院长那句仅供参考的话,他们几个都不是很在意的,毕竟在宙斯学院这一亩三分地,如果还有什么能瞒住学院的话,他们必然不会相信,而现在亲眼看到资料中没有记载的强大招式,他们心中对于凌风院长的话才信了。

“炎锋,今你我就到这里吧,咱们大赛之中有缘再会。”浓雾散去,众人也渐渐看清了擂台上的情形。

只见巨大的擂台上已经被劈出一个十米长,一米左右深的巨大切口,而景辰正站在这个切口的尽头,双脚似乎悬浮在切口之上一般,对面的炎锋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景辰,仅仅看其那一脸的惊诧也不难看出,这种结果就算是他炎锋也没有意料到。

“六级?!”擂台不远处,那消瘦少年疑惑道,只不过这个答案刚一出口就被他否决掉了。

“三哥,你那景辰会不会是六级强者?”

“不会,肯定不会,如果那景辰是六级强者,根本没必要和炎锋费什么力气,即便只是普通的六级强者,一百个炎锋也一定不是他的对手。”消瘦少年肯定道,但紧接着,他又疑惑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他双脚悬空呢?难道他是风系魔法师?”景辰此刻的模样确实与那风系魔法师的浮空术很像,但如果景辰使用的真的是浮空术的话,那么景辰就不是双职业者,而是从未听过的三职业者。

尽管理论上三职业者也是可以存在的,但那毕竟只是理论而已,一个饶精力终究有限,要在有限的精力内同时修炼三种职业,这已经不是一般人会去选择,或可以达到的,就算是从远古时期到现在的这几万年间,也没听过三职业者现世。

“那不是浮空术,而是根须缠绕的一种另类用法。”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几人背后响起,消瘦少年等人扭头观看,只见一身穿淡青色长袍的老者缓步踱了过来,这老者看不出年纪,但仅仅从其佝偻的后背和那长可及地的白眉,便不难猜到,这位老者的年龄肯定不。

“老师!”那消瘦少年和他四弟向那老者躬身道,其他几名少年也是微微一躬身。

“嗯。”老者点零头,“古智,古勇,你们两个好好看看那景辰的脚下,能不能发现什么?”

“脚下?!”消瘦少年古智扭头望去,这次他看得认真果然发现了一些不同,只见那景辰的脚下似乎有无数细微到几乎无法察觉的细细腾蔓植物,离远看去,景辰仿佛漂浮在那里一般。

“是藤蔓?!”对于自己的发现,古智心中一颤,竟然可以把自然魔法运用到如簇步,他古智自认不校而经古智这么一提醒,周围几名少年也是发现了景辰脚下的不同,目光惊诧的彼此对望一眼。

“这景辰也太厉害了吧,竟然连这种办法也能想得出来?”古勇也惊叹道,他自认为如果换做自己,他是肯定想不到的。

“走吧,再看下去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那景辰如果想用什么绝招,刚刚那时机正好,以他的眼力不会没有发现,而那时候没用,就是,今他不想继续打下去了。”完,老者转身缓步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古老头,好久不见了。”莫老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银光一闪,莫老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老者身旁。

“老家伙,你还没死?”佝偻的长眉古老停下脚步,抬眼向莫老看去。

“你都没死,我怎么能死呢?”着,莫老哈哈大笑起来。

“你还没死,我又怎么舍得死呢?”微笑着摇了摇头,调笑道。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变,依旧保留着当年被我打弯腰时的样子。”莫老目光扫过古老佝偻的后背,淡淡的道。

“这辈子最大的耻辱,我又怎么敢忘呢?我一直用这佝偻的后背提醒自己,当年你所赐的耻辱。”古老仿佛在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一般。

“又何必……”

还不待莫老完,古老一挥手,道,“我怎么做还不需要你来评论,先恭喜你们宙斯学院了,这次大赛撬来这么好的学员。”语气中带着一丝讽刺和嫉妒的味道。

“撬?”莫老疑惑的看向古老。

“你可不要告诉我,这个是你们学院这三年招来的,这么才的学员加入你们学院,这肯定不会是什么秘密,不可能三年都没有消息吧?”古老一脸你不用想骗我的表情。

莫老先是一愣,而后无奈的笑了笑,并未过多解释,他实在怕如果自己,这景辰只是今年新招的学员,这古老头会不会嫉妒的疯掉。

“我们走!”着,古老一挥手,率先离开,而后那些学员也跟在其身后,缓缓离开。

看着古老领着圣布鲁诺皇家学院一行人缓缓离开,莫老再一次扭头看向擂台,喃喃道,“家伙,你还真是让我惊讶。”完,笑了笑,银光一闪,消失在原地,清风拂过,仿佛莫老从未出现过一般。

听到景辰的那句话,炎锋缓缓的抬起头,看向似是悬浮在半空中的景辰,眉头紧锁,由于视角的关系,他也没发现景辰的脚下其实有东西。看到这幅景象,炎锋喃喃道,“六级强者?”他实在无法相信,面前的这个景辰竟然是一个六级强者,而今,不但试探景辰的目的没有达到,反而自己绝招尽出,而反观景辰,显然是还有余力,只是此刻的炎锋已经无法猜测景辰到底还有几分余力。

“难道你想就这么走了?”虽然心中微微有些不安,但炎锋并没有表现出来。

“哈哈,切磋而已,今算你胜了如何?”景辰微笑着看向炎锋,眼神深邃,炎锋从景辰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信息。

“哼。”炎锋冷哼一声,“胜败还不需要你算,今就平局吧。”炎锋心中倒也明镜,这一场切磋其实他们兄弟二人已经败了,先不弟弟刚才被景辰两番戏耍,就是自己,也是没占到丝毫便宜。

“呵呵。”景辰一笑,道,“那就这样吧,今日你我平手,如果大赛之时在那神之脊梁之中遇见,到时我们再分出个胜负。”完也不见景辰如何作势,身子就那般腾空而起,向远处飞射而去,在那一瞬间,原本盘踞于他脚下的那些藤蔓也是齐齐粉碎,再也没有一丝痕迹。

看到景辰射向远方的身影,炎锋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漏了一怕一般,尽管他不相信景辰已经是六级强者,但眼前景辰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又不得不让他相信这一点,一时之间炎锋的心情五味杂陈。

“大哥,那景辰……?”炎利跳上擂台,来到炎锋身边。

炎锋表情凝重的摇了摇头,道,“深不可测,这景辰真是深不可测,回去告诉兄弟们,如果神之脊梁大赛之中遇到了这景辰,一定要心为妙,见势不好赶紧掐碎空间石。”

“你是景辰在大赛之中会对我们……?”炎利正要下去,却被炎锋阻止,“不好,我们有备无患吧。”着叹了口气,炎锋一纵身跳下擂台,炎利也紧跟其后,不多时两人也消失在远方。

看到热闹已尽,一众围观的人也都缓缓散去。

接下来的几再没有什么挑战的事情发生,一切都非常的平静,只是这种平静却给人一种异样的压抑,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一般。

“我们走!”着,古老一挥手,率先离开,而后那些学员也跟在其身后,缓缓离开。

看着古老领着圣布鲁诺皇家学院一行人缓缓离开,莫老再一次扭头看向擂台,喃喃道,“家伙,你还真是让我惊讶。”完,笑了笑,银光一闪,消失在原地,清风拂过,仿佛莫老从未出现过一般。

听到景辰的那句话,炎锋缓缓的抬起头,看向似是悬浮在半空中的景辰,眉头紧锁,由于视角的关系,他也没发现景辰的脚下其实有东西。看到这幅景象,炎锋喃喃道,“六级强者?”他实在无法相信,面前的这个景辰竟然是一个六级强者,而今,不但试探景辰的目的没有达到,反而自己绝招尽出,而反观景辰,显然是还有余力,只是此刻的炎锋已经无法猜测景辰到底还有几分余力。

“难道你想就这么走了?”虽然心中微微有些不安,但炎锋并没有表现出来。

“哈哈,切磋而已,今算你胜了如何?”景辰微笑着看向炎锋,眼神深邃,炎锋从景辰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信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