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小说网 首页 玄幻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网游竞技 科幻灵异 综合其他 用户中心
海豚小说网 > 玄幻仙侠 > 我自镜中来 > 第194章 枪决

我自镜中来 第194章 枪决

作者:西北幻羽 分类:玄幻仙侠 更新时间:2020-03-23 18:04:09 来源:海豚小说

第194章 枪决

英格丽德脸色铁青,一连串的弃权之后,精灵王是反对,本森不出意外是同意,而我说道:“反对。”

“你!同意!”英格丽德说道。

“得,2比2平,再议。”我笑着说。

英格丽德冷笑了一声:“你是不是数错了,还有一个人没表决呢。”

我愣了一下:“还有谁?”

米希尔委屈的看着我:“我……”

“米希尔,别忘了我的话。”英格丽德说道。

米希尔为难的看了一眼英格丽德:“我……同意。”

“呦,操纵投票啊。”我冷笑着说:“但愿你没威胁自己亲生女儿。”

“要你管?”英格丽德说道:“3票同意,2票反对,立刻去追!”

精灵王本来淡定自若,他一听,吓得脸都绿了:“怎么会这样?卡罗。”

我笑了笑:“英格丽德,别闹了,你让我的军队追艾尔莎,就不怕他们追错了方向?何况军队都放假了。”

“哦?哼哼,我是无所谓,可大家都看到了,你这个骨子里独裁的神圣议会,表面就是个民主的噱头!”英格丽德冷笑道。

我一听,皱起了眉头,这女人玩的有点大啊,拿着个威胁我!

这时候,贺露笑着说:“别急嘛,还有一个人没投票呢。”

众人一愣,四下看了一圈,先知掰着手指数了一遍:“是啊,欧格雅那孩子哪去了?快让她过来。”

英格丽德笑着说:“不用费事了,她估计是陪着艾尔莎跑了才对。”

“我没说是欧格雅啊。”贺露笑着说:“他马上就来了。”

“你不是要拖时间吧?”英格丽德问道。

贺露摇摇头:“怎么会?艾尔莎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贺露,是谁?”我问道。

一个人影,突然从窗户跳了进来:“啊,抱歉,来晚了,门口的卫兵不让我进。”

我一看,这不是昨天那个乞丐吗?“您是……”

“哦,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莫迪马,龙族之王。”乞丐说道,贺露跳了起来,请她父王坐下。

我都傻了:“您昨天……”

“哈,就是跟你闹着玩,你装疯子,我装乞丐,咱们真是有缘啊,卡罗。”老龙王笑着说。

我后背有点冒冷汗,昨天我要是不给他钱,他还不得抽我啊?

英格丽德摆摆手:“等会再客套,龙族之王,既然你来了,就请投票吧。”

老龙王楞了一下:“投票?神圣议会的把戏?有意思,贺露,怎么回事?”

贺露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老龙王点点头,干脆利落的说道:“反对。”

“你们操纵投票!”英格丽德叫道。

众人一听,立刻冷笑,魔族两位将军更是笑的肚子疼,罗杰上将说:“英格丽德,你讲不讲理?”

英格丽德不满地指着龙王说:“他明显跟卡罗是一伙的!”

我是无所谓,可老龙王的脾气也不是吹得,他阴森森的问:“小姑娘,你刚才说什么?我耳背,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跟卡罗是一伙……”英格丽德说了半句,一看老龙王表情不对,把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老龙王瞄着她道:“我跟卡罗是一伙的?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能把我怎么样?”

英格丽德愣住了,可她立刻说:“那个艾尔莎,投送瘟疫,杀了很多人!”

老龙王意外的看了一眼精灵王,夸赞道:“不错,你总算下了个狠种,找谁配的啊?”

我差点乐出声来,这问题我也想知道,精灵王哈哈一笑:“过奖过奖,向老前辈学习,艾尔莎比贺露还差了点。”

米拉王后本来脸上就挂不住,立刻哼了一声,老龙王一看:“呦,弟妹也在啊,不好意思,你这家教还是得严着点,正好你给评评理,我说精灵王,上次逛窑子说好你给钱的,你怎么提上裤子就跑了,这账怎么算?”

朱莉正在喝百花露,立刻就喷了,我也如遭雷击,精灵王和龙王一起逛窑子?还……还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来?我看了一眼精灵王,惨喽……

“嗷……”

一声惨叫,我赶紧宣布:“散会。”

本森拉着我说:“一会执行死刑,还需要您说两句。”

我点点头:“都准备好了?”

“是的,只等时候一到,开刀问斩,啊,不是,是枪决。”本森摆摆手,示意说顺嘴了。

“行刑的部队是……”

“曙光。”本森说道:“一共5个人,卡加斯指挥。”

我回头看了一眼精灵王,嚯,原来他的耳朵这么有弹性,我摆摆手:“走了,走了,哦,朱莉你就别去了。”

朱莉点点头,回房间了,我来到暴风要塞的下面的广场,那里已经围了很多人,那个卖假药的奸商,也被困到了刑柱上,正惊慌的哭着,看起来哭的都心律不齐了,卡加斯等人手持步枪,身着礼服,在他对面排成一排,旁边还有一队鼓手,另一边跪了一群人,全都脸熟,估计都是卖假货的。

众人来到刑场,阿普顿打开一卷羊皮纸,大声念到:“经查证,大陆商会商人,格林罗,蓄意贩卖假药材,证据确凿,为儆效尤,执行死刑,本次共抓获贩卖假货商人35人,其中两人情节严重,判处终身劳动改造,其余依次判处10天到3年劳动改造,轻者罚款,以上。”

“我……我冤枉。”那名叫格林罗的商人涕泪俱下的喊道:“我冤啊。” 我看了看他:“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是一个疯子,他要买假药材,他要买的啊。”格林罗挣扎着喊道:“我是让钱迷了心窍,才卖给他的。”

“这么巧,你恰好有假药材?”我冷笑着问道。

“那不是药材,他就是个疯子,我给他的都是萝卜干,吃不死人的啊。”格林罗哭喊道。

我愣了一下,要这么说,确实不该杀他,毕竟是我钓鱼执法,我先违规了,我看向阿普顿:“他说的都是真的?”

“是的,好几口袋萝卜干,按说骗子罪不至死,可他袋子上的标签,都写的是人参,据他店里的伙计供认,是他亲手写的。”阿普顿说道。

我叹了口气,大声说道:“格林罗,你听好了,你卖的东西确实不害人,可你不问原委,就把萝卜当人参卖,虽然只是骗取钱财,但你卖的是药材!你那袋子上就算写的是黄金,也罪不至死,可你偏偏写人参!这就怪不得别人了,你还有话要说吗?”

“我卖假药是个死,我认了,那个疯子,他买假药为什么没事?”格林罗大声吼道,看来他要拉个垫背的,问题是那个疯子是我。

“对!凭什么放过那个疯子!”有个被捆着的商人大声喊道,他这一叫,所有被抓的商人立刻叫了起来。

“你们讲不讲理?总督大人,我在场,那个人明显是个疯子,疯子哪里知道对错,你们,你们可是正常人,合伙骗那个疯子的钱。”冉娜跳出来说道。

我听罢一阵脸红,笑着摇了摇头,本森和阿普顿互相看了一眼,又看向布鲁斯,布鲁斯苦笑着耸耸肩。

“他到底疯没疯,要抓到才知道,万一事有蹊跷呢!”商人们大声喊道。

“对,万一他装疯呢!”

“放了我们!”

“我们是大陆商会的!凭什么让我当奴隶!”

……

本森看了我一眼,小声埋怨说:“主公啊,您杀就杀吧,还审什么呀,这下好了,依我看立刻行刑,枪一响,一定都老实了。”

我叹了口气:“我不是不想弄成冤家错案嘛,再说我确实是钓鱼执法,诱惑人犯罪,我也……”

本森翻了个白眼:“钓鱼执法?什么意思?哦,我懂了,可他们确实卖假货,祸由自取,罪有应得,您又不是头一个被骗的。”

阿普顿楞了一下:“呃,总督大人,那个疯子难道是……”

“嘿,就是我。”我苦笑道:“帝国法律对于我这种行为,怎么判?”

阿普顿皱了皱眉头,思索了一会:“您这种做法,帝国法律好像没有明确的说法,要是往严重说,那叫教唆,呃……同罪。”

本森摆摆手:“总督大人是为民除害,又没让他们故意卖假货,怎么能说教唆?不妥,要是非依照帝国法律,顶多算是……”

“诈买,且数额较大,鞭80,处罚金500金币。”一个声音从背后说道。

我们回头一看,是大陆商会的副会长,杜克,他陪着笑脸:“总督大人,我跟您求个情,他们卖假货是不对,您也有错,不如算了,我们愿意缴高额罚金,以资抵罪,您看……”

本森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他说话声音不小,很多人都听到了,这下那些商贩更来劲了,阿普顿一看居民们议论纷纷,就低声说:“总督大人,要不轻判吧。”

我看着杜克,笑着问:“怎么又扯到诈买了?”

“您是为了执法,诱他们上钩,这种做法,我也是闻所未闻,帝国法律没有对执法者做出明确的惩罚,不过您确实有诈买之嫌,而且数额很大,鞭80。”杜克笑着说,他的意思我很明白,大家一人退一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冉娜突然冲了出来:“你谁啊?我们总督大人为民除害,难道还犯法了不成?”

布鲁斯赶紧拉住冉娜:“唉,你别说了,瞎搅和什么呀,总督大人要不是为了给你出头,能惹这些麻烦?”

我点点头:“鞭80是吧?”

杜克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哆嗦了一下:“您……”

我哼了一声,脱下披风递给本森:“法律就是法律,执行吧,卡加斯!”

卡加斯愣了一下,指着自己:“我?”

“鞭80,不得徇私。”我走到中间,脱下上衣。

卡加斯立刻说:“我干不了。”

我看了看其他人:“你们呢?”

曙光们互相撇了一眼,集体装作失聪,杜克又笑了起来:“总督大人,您确实是高风亮节,不愧为一方总督,只是怕您治下子民,没有一个会站出来抽您的鞭子,不如……”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们包庇我,难道是想让我包庇你们吗!”我大声吼道:“我有言在先,今天处罚的是他们,可有一天你们要是犯了法,我绝不徇私!到时候不要说我不讲人情。”

本森摇头晃脑的说:“法不容情,理当如此,执法徇私,无以教庶民。”

阿普顿急了:“我说本森城主,啊,本森总参谋长,这会别讲大道理了,总不能真抽总督大人80鞭吧?”

“唉,这点小事,磨磨唧唧,我来。”一个声音说道。

我一看,好,老龙王,杜克楞了一下:“等一下,您是何人?怎可对总督大人用刑?”

精灵王拿着一块冰,捂着耳朵:“他是龙族之王,神圣议会的代表,你有意见?”

杜克一听,没话说了,老龙王走到我面前,点了点头:“卡罗,你果然是性情中人,这是个很好的表率,我也喜欢公事公办,不过你可想好了,80鞭下去,皮开肉绽不说,你这小命很有可能就交代了啊。”

我点点头,一切随缘,真要是死了,我就不用操心那么多事了:“你来我放心,他们来,怕是打完了还有人喊不公道啊,我那才算是白挨了。”

“好,你这人有意思,哦,有些话我再不说,可能你就听不到了。”老龙王说道:“谢谢你的孔明城。”

我笑了笑,示意他动手。

“来人,绑起来,准备皮鞭。”老龙王喝道,话语里夹杂着龙威。

本森咬了咬牙,命令曙光把我困在行刑柱上,卡加斯他们极不乐意,但是还是照做了。

英格丽德他们跑了过来,英格丽德说:“卡罗,你疯了吗?你是总督,你不认账,谁敢罚你?80鞭!这会要命的!没几个人能挨过来。”

“让你解解恨,放了艾尔莎吧,那姑娘命太苦。”我说道。

“先顾好你自己吧。”英格丽德说完,扭头走了。

吉莲看了看我:“卡罗……”

“坟前给我插个铁镐呦。”我笑着说。

奥格瑞姆拍了拍我:“安卡,你是个铁铮铮的汉子,错了就得罚,来,咬着这个。”

我一看,是一小卷皮革,奥格瑞姆说:“俺小时也挨过俺爹的鞭子,咬着,咬着就不疼了。”

我点点头,咬住皮革。

众人退在一旁,老龙王拿过鞭子,挥舞了两下,皮鞭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鞭80,你!数好喽!”

‘啪’第一鞭就准确的抽在了我背上,疼痛如触电般沿着后背,直冲头部,我疼的瞪大眼睛,闷哼了一声,卡加斯大声喊道:“1!”

‘啪’“2!”

‘啪’“3!”

……

我的大脑,在第29鞭的时候,就宕机了,醒来时,朱莉坐在我身边,眼睛红肿的厉害:“醒了醒了!”

更多的脑袋围了过来,我看的一阵眼晕。

“就是说,没事嘛,我下手有数,现在放心了吧?”老龙王笑着说。

“父王,您那手可是打龙的,卡罗是人,哪受得了,再有数也会出人命啊。”贺露白了他一眼。

米拉王后手里拿了个碗:“赶紧扶起来,把这药吃了。”

众人七手八脚把我扶起来,米拉王后二话没说,给我灌了一小碗难喝的药汤子,味道奇酸无比。

“嗯,好了,后背的伤是治好了,再加上我这活血的药,落不下病根。”米拉王后笑着说。

艾德文递过来一个杯子:“唉,卡罗,劫后余生,得来点酒庆祝一下。”

“去去去,你自己喝吧,那是恶魔特酿,人族能喝吗?”吉莲叫道:“话说这是军用物资,你哪来的?是不是也想挨鞭子?”

我看了看四周:“这是哪?”

“51666号避难所,医疗室。”奥格坐在一把带滑轮的升降椅上说道:“鞭刑?哼,野蛮。”

美瑞也摇摇头:“以前我还以为这种事是小说里的情节,还真有这么做的啊,卡罗,你这是犯傻啊。”

朱莉握着我的手:“达瓦里希……”

“我的错,可总得立个典型,不然法律就是摆设了。”我笑着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你瞧瞧你,眼都哭肿了,这还怎么结婚啊。”

朱莉打了我手一下:“亏你还记得。”

本森笑着说:“通常这种情况,都是削发代罪,我刚想提醒你,你就大喊着要行刑,不过效果确实很好,那些商贩都老实了,该枪决的也枪决了,该劳改的也都劳改去了,杜克也没敢说话,怕万王之城的人报复,连夜离开了。”

削发代罪?这都哪跟哪?我笑了笑:“嗯,以后你们就好办了。”

“是啊。”本森长叹道:“确实好办了。”

“卡罗,婚礼还照常举行吗?”朵拉问道。

“什么时候举行?”我问道。

奥格看了看腕表:“2个小时以后。”

“达瓦里希,要不延期吧。”朱莉说道:“你需要休息。”

“不用了,再延期就没完了,而且这么多人呢。”我下了床,腿有点发软,精灵王赶紧扶住我:“感觉怎么样?”

“挺好,快走吧。”

一行人乘上缆车,顺着隧道来到了铁炉堡,然后又换乘蒸汽电梯上到地表,城里已经是热闹非凡,很多新人都在等待着,一看我来了,就让出道路,在两边行礼,我向人群挥手,示意他们免礼,来到总督府,我换了衣服,朱莉也是一身漂亮的裙装,随后米拉王后等一群人,把我‘丢’了出去,让我去广场等着。

我来到广场,发现到处都是新郎,一个新娘都没有,我看了看沃克:“嗯,挺精神啊,我的沃克将军。”

沃克敬礼道:“感谢您的信任。”

“好了,别敬礼了,唉,什么程序?怎么都是新郎?”我问道。

伊诺克叹了口气:“你还不知道?新娘是由她们的父亲送过来,交到我们手上。”

我点点头,随后问沃克:“卡瑞娜怎么办?”

沃克笑着说:“阿普顿城主愿意代劳。”

伊诺克突然皱了皱眉头:“咦?奇怪了。”

“怎么了?”我问道。

“我刚才看见一个熟人,大概眼花了吧,他不可能在这里的。”伊诺克垫着脚,看着人群说道。

我笑着问:“谁啊?”

“列总管。”伊诺克诧异的摇摇头。

我心里咯噔一下,该来的还是来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